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民族常識

民族常識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鷹城民族 > 民族常識
蒙古族 歷史沿革
發布日期:2018-10-23
來源:民族科
閱讀: 29

歷史沿革

    蒙古族形成于13世紀初,最初只是蒙古諸部落中的一個以東胡為族源的部落所使用的名稱,后來逐漸吸收和融合了聚居于漠北地區的森林狩獵和草原游牧部落,發展成為這些部落的共同名稱。 “蒙古”一詞是“忙豁勒”的音變,最早見于唐代,即新﹑舊《唐書》中的“蒙兀室韋”。“蒙兀”是“蒙古”一詞最早的漢文譯名,后來又有“蒙骨”﹑“朦骨”﹑“萌骨子”﹑“盲骨子”﹑“萌骨”等許多同音譯名。“蒙古”的漢文譯寫始見于元代文獻。

  額爾古納河(唐代稱望建河)東岸地區,是蒙古部的歷史搖籃。大約在公元7世紀,蒙古部開始向蒙古草原遷移,12世紀,它已經散布在今鄂嫩河﹑克魯倫河﹑土拉河的上游和肯特山以東一帶,并分衍出乞顏﹑札答蘭﹑泰赤烏等許多部落。蒙古部之外,在蒙古草原和貝加爾湖周圍的森林地帶,還有塔塔兒﹑翁吉剌﹑篾兒乞﹑斡亦剌﹑克烈﹑乃蠻﹑汪古諸部。它們大小不等,經濟文化發展也不平衡。游牧在草原上的被稱作“有氈帳的百姓”,主要從事畜牧業;居住在森林地帶的被稱作“林木中的百姓”,主要從事漁獵。公元11世紀,他們結成了以塔塔兒為首的聯盟,強大一時。因此“塔塔兒”或“韃靼”(音達達)曾一度成為蒙古草原各部的通稱。后來西方社會通常就將蒙古泛稱為韃靼。宋﹑遼﹑金時代,漠北的蒙古部統稱為黑韃靼,漠南的汪古部為白韃靼。有時韃靼也泛稱中國北方各民族。13世紀初,以成吉思汗為首的蒙古部統一了蒙古地區諸部,并逐漸融合為一個新的民族共同體。“蒙古”一詞由原來一個部落的名稱變成為民族名稱。

  成吉思汗原名鐵木真,他統一蒙古各部后,于1206年在斡難河(今鄂嫩河)畔召開了忽里勒臺(大聚會),被各部貴族推戴為全蒙古的大汗,號成吉思汗,建立了統一的蒙古貴族政權,這個封建汗國對蒙古社會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即位后,他展開了大規模的對外軍事征伐活動。1211年和1215年大舉向金進攻,占領中都(今北京);1219年發動第一次西征,版圖擴展到中亞地區和南俄。1227年征服西夏時病逝。隨后的窩闊臺汗和蒙哥汗繼續進行征伐活動,先后滅西夏﹑金和其他政權,還征服了中亞和歐洲部分地區,建立了四大汗國。1260年,忽必烈作了大汗,把統治中心由漠北的和林遷至燕京(后稱大都,今北京市)。1271年改蒙古國號為“元”,1279年,滅南宋,統一了全國。元代,蒙古地區被分封為許多封建領地,分屬于嶺北﹑遼陽﹑甘肅三行省和中書省。

  元亡后,明朝在遼東西部﹑漠南南部﹑甘肅北部和哈密一帶先后設置了蒙古衛所20多處,各衛所長官都由蒙古封建領主擔任。15世紀初,漠西蒙古瓦剌部(即元代的斡亦剌部)和東部蒙古本部(明朝人稱為韃靼)先后向明朝稱臣納貢,與明朝建立了臣屬關系。1409年,明朝封瓦剌部三個封建主馬哈木為順寧王﹑太平為賢義王﹑把禿孛羅為安樂王。1413年又封東部蒙古本部封建主阿魯臺為和寧王。后來達延汗曾一度統一東部蒙古本部各部勢力,并調整了其封建秩序,在整頓大小領地的基礎上,重新劃分了六個萬戶,分左﹑右兩翼各三萬戶。16世紀中葉以后,原駐牧于哈拉哈河兩岸及克魯倫河附近的東部蒙古本部中的喀爾喀部逐漸向漠北遷移,形成為札薩克圖汗﹑土謝圖汗﹑車臣汗等三大部(清雍正三年,又從土謝圖汗部分出賽音諾顏汗部,統稱喀爾喀四部),是為漠北蒙古;蒙古本部的其他部分仍留居于原地,形成了漠南蒙古。1571年,明朝封漠南蒙古右翼領主﹑土默特部俺答汗為順義王,并授予很多領主以官職。漠南蒙古左翼則繼續與明朝處于對立狀態。漠西蒙古瓦剌部在16世紀時分為準噶爾(綽羅斯)、杜爾伯特部﹑土爾扈特部﹑和碩特四部。明末,土爾扈特部移牧于今伏爾加河下游,清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又掙脫了沙俄的奴役,返回祖國;和碩特部向東南遷徙,移牧于青海等地。

  漠南蒙古16個部49個封建主在1636年前后歸屬于后金——清。此后,漠北蒙古和青海的厄魯特蒙古各部封建主先后向清朝遣使納貢。同時,沙俄的侵略魔爪伸進了我國新疆厄魯特蒙古地區,并收買和策動厄魯特準噶爾部貴族噶爾丹等對青海蒙古﹑漠北蒙古和漠南蒙古發動侵襲,清朝經過多次用兵,終于在1776年平定了準噶爾少數貴族的叛亂,重新統一了蒙古族地區。為了加強對蒙古族的統治,在重新調整蒙古原來的大小封建領地“兀魯斯”﹑“鄂托克”的基礎上,清政府參照滿族的八旗制,在蒙古族地區建立了盟旗制度。

  鴉片戰爭以后,隨著外國資本主義的入侵,蒙古族地區和全國一樣,也逐漸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同時,富有光榮革命傳統的蒙古族人民反帝反封建斗爭也一直堅持不懈地進行著。

  在侵略中國的資本主義列強中,沙俄最先伸出侵略魔掌,隨后日本勢力逐漸滲透到蒙古地區。17世紀初,沙俄利用多種方式侵略蒙古地區。鴉片戰爭后,沙俄不僅通過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侵占了我國大片領土,還攫取了各種特權,傾銷商品﹑輸出資本﹑修筑鐵路﹑掠奪資源,控制蒙古地區的經濟命脈。辛亥革命時期,沙俄趁機勾結和支持少數封建上層和喇嘛活佛---哲布尊丹巴等在蒙古地區策動所謂“獨立”﹑“自治”,煽動民族敗類發動叛亂,妄圖借機吞并蒙古地區。辛亥革命后,日本帝國主義加緊侵略我國東北和東蒙古地區。20世紀30年代初,內蒙古大部分地區淪為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他們網羅蒙﹑漢奸頭目,如德穆楚克棟魯普(即德王)﹑李守信﹑王英等,拼湊偽軍,建立傀儡政權,對淪陷區蒙﹑漢各族人民進行殘暴統治,掠奪和搜刮財富。

  由于國外帝國主義﹑國內反動統治階級和蒙古族內部統治勢力的殘酷掠奪和壓迫,蒙古族地區生產嚴重衰退,各族人民生活極端貧困,人口急劇下降。如內蒙古土默特旗, 1939年有4.8萬人,到1946年只剩下2萬人。

  為了擺脫民族危亡的命運,蒙古族人民前赴后繼地進行了英勇的革命斗爭。17世紀初期,蒙古族人民就給予沙俄侵略者以堅決的回擊。1607年,厄魯特蒙古和韃靼蒙古人民共同組成了5000人的隊伍,一舉消滅了入侵我國西北邊疆的200多沙俄哥薩克侵略軍。沙俄武裝侵略者又采用了威逼誘騙的手法,妄圖拉攏蒙古各部首領“轉入俄國國籍”﹑“歸附俄國”,遭到各部愛國首領的拒絕,將勸降的“使節”趕出蒙古包,從而挫敗了沙俄的陰謀。

  1859年6月,英﹑法侵略軍進犯大沽口,駐守在那里的2000多名蒙古族騎兵在僧格林沁的指揮下,不顧清朝政府的賣國投降命令,奮起自衛還擊。經過一晝夜激戰,擊沉敵艦4艘,斃傷敵軍400多人,打得侵略軍狼狽逃竄。

  太平天國運動時期,蒙古族人民掀起了反對清朝政府和蒙古族封建統治階級的斗爭。1858年,內蒙古伊克昭盟烏審旗爆發了由貧困牧民丕勒杰等領導的“獨貴龍”運動(或作“多歸輪”,蒙古語“環形”、“圈子”之意。參加“獨貴龍”的人,開會時按環形席地而坐,發表文件簽名時也依次將名字排成一個圓圈,因以得名),反抗貴族官吏的苛捐雜稅和兵差徭役。此后,在內蒙古西部地區,蒙古族人民都以“獨貴龍”的形式與統治階級不斷地展開斗爭。內蒙古東部則有蒙古族白凌阿領導的義州﹑朝陽起義,漢、蒙古等族人民團結戰斗,打擊了統治者。

  辛亥革命時期,蒙古族人民展開了以保護牧場和反奪地為中心的反抗北洋軍閥的斗爭。錫尼喇嘛(烏勒吉吉爾格勒)領導的烏審旗“獨貴龍”運動,成為當時伊盟(鄂爾多斯市)革命斗爭的中心。1912年和1914年先后在后套地區和達拉特旗爆發了反對王公出賣旗地﹑苛捐雜稅和官差徭役的斗爭。這年冬天,朝陽﹑綏東﹑建平等地的蒙﹑漢各族人民也掀起了抗捐抗稅斗爭。

  中國共產黨成立不久,中共北方政治委員會的負責人李大釗等同志對內蒙古開展了革命工作。1924年,多松年﹑李裕智﹑烏蘭夫﹑吉雅泰等蒙古族先進分子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在北京蒙藏學校組成了蒙古族的第一個黨支部。此后,許多蒙古族學生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或社會主義青年團組織,積極地參加了黨領導的學生運動和各種革命活動。

  國內革命戰爭時期,黨為了加強對內蒙古地區革命斗爭的領導,在呼和浩特﹑包頭﹑察哈爾﹑熱河等地建立了黨的工作委員會,成立了革命群眾團體-----工農兵大同盟。還利用刊物向蒙古地區各族人民宣傳革命道理以及黨對蒙古民族解放事業的主張。1926年,有不少蒙古族的革命青年到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聆聽毛澤東同志的教導,成為農民運動的骨干。大革命失敗后,許多優秀的蒙古族共產黨員和革命志士如多松年﹑李裕智等慘遭殺害。但是,內蒙古地區的革命斗爭并沒有停止。1929年,在東部地區爆發了嘎達梅林反對蒙古王公貴族勾結東北軍閥出賣土地的斗爭。

  抗日戰爭時期,黨領導內蒙古蒙﹑漢各族人民在伊克昭盟和大青山地區抗日游擊根據地開展抗日斗爭。抗戰勝利后,蒙奸補英達賴等在錫林郭勒盟西蘇尼特旗成立了所謂“內蒙古共和國臨時政府”。烏蘭夫等同志對這種分裂活動進行了堅決斗爭。在發動群眾的基礎上,召開了內蒙古人民代表大會,解散了“臨時政府”,1945年11月在張家口召開了內蒙古各盟旗代表會議,成立了內蒙古自治運動聯合會。1946年4月3日在承德召開了自治運動統一會議,撤銷“東蒙古自治政府”,成立了內蒙古自治運動聯合會東蒙總分會和興安省人民政府。1947年5月1日,正式成立了內蒙古自治區。

  解放戰爭中,從1947年5月至1950年8月,內蒙古騎兵參加大小戰斗600多次,殲滅敵軍2萬多人,繳獲戰馬2萬多匹﹑各種槍支1萬多件。他們為民族自身的解放以及中華民族的徹底解放做出了重要貢獻,同時也實現了對蒙古民族社會制度的重大改變。

  元代以來,蒙古族在祖國許多科學文化領域做出了貢獻。早在13世紀初,蒙古族就創制了自己的文字,促進了蒙古族文化的發展,陸續出現各種形式的歷史﹑文學作品。13世紀中葉寫成的《蒙古秘史》(漢譯名《元朝秘史》)是蒙古族的一部重要的歷史﹑文學名著,它是蒙古族對祖國古代文化的一個重大貢獻,現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為世界著名文化遺產。元代,脫脫主持編纂的《宋史》﹑《遼史》、《金史》是我國重要史籍,有許多蒙古族學者參加了三史的修撰。元代還出現了不少蒙古族的書法家和優秀學者,如卻吉?斡斯爾等,他們編譯了許多漢文﹑藏文和其它文字的著作。在地理學和測繪學方面,元朝政府主編了《大元一統志》,記載了當時全國的地理情況。蒙古族的口頭文學以英雄史詩《江格爾》最為著名,是中國文學史上“三大英雄史詩”之一。元代,還有很多蒙古人使用漢文進行詩歌、散曲、雜劇等的創作,并取得一定成就。

  明代,蒙古族的文化有了進一步發展。《黃金史》﹑《黃金史綱》和《烏巴什洪臺吉的故事》是這一時期的重要歷史﹑文學著作。此外,還編著了許多種蒙﹑漢對照的詞匯集和蒙古語法書,如《華夷譯語》、《心鑒》等。突出的是對《蒙古秘史》和《甘珠爾經》的翻譯工作。對于《蒙古秘史》,除把全書譯成漢文外,還把蒙古語原文用漢字逐句逐字地音譯出來,使這部寶貴的歷史文獻得以保存下來,是蒙﹑漢、回等族學者共同努力的結果。《甘珠爾經》是蒙﹑藏﹑漢族學者共同合作翻譯的,通過《甘珠爾經》的翻譯,使蒙古語言的規范化和詞匯的豐富性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同時,也促進了蒙﹑漢﹑藏等族的文化交流和共同發展。這時蒙古族的文化對滿族文化也發生了影響。老滿文就是用蒙古文字母創制的,后來在字頭上加以圈點就是新滿文。在詞匯和語法方面蒙古語對滿語的影響也很大。

  清代,蒙古族文化發展比較突出的一個方面,就是書面語言的形成和規范化。蒙古族學者或單獨﹑或與其他民族學者合作,編纂了很多蒙古語辭典和多種民族文字對照合編的大辭典。如《蒙文旨要》、《蒙文啟蒙注釋正字蒼天如意珠》﹑《蒙文全釋》﹑《蒙藏語匯》和四體(滿﹑蒙﹑漢﹑藏) ﹑五體(滿﹑蒙﹑漢﹑藏﹑維吾爾文) 《清文鑒》﹑《西域同文志》(滿﹑蒙﹑漢﹑藏﹑維吾爾﹑托忒文) ﹑《三合便覽》(滿﹑蒙﹑漢文)等。歷史著作以《額爾德尼脫卜赤》(漢譯《蒙古源流》)最為著名,還有《阿薩喇克齊史》、《大元盛朝史》和《西齋偶得》﹑《鳳城瑣錄》等。《謀生鑒》是蒙古族最早的一部經濟著作。不少蒙古族學者還翻譯了近百種漢﹑藏等族的古典文學作品,如《紅樓夢》﹑《水滸傳》﹑《三國演義》﹑《西游記》等,對于豐富和發展蒙古族文學和語言詞匯起了積極作用。

  醫學和歷算也有很大發展,蒙古族的醫學和天文歷算是在漢﹑藏兩族的影響下發展起來的。蒙古族醫生主要是喇嘛醫,以治創傷和接骨最為著名。17世紀時此種療法傳到內地。醫學著作如《四部甘露》、《珊瑚驗方》、《蒙醫金匱》、《蒙醫制劑和脈診》、《蒙藥正典》等在醫學理論、方劑、診斷和藥物等方面都有較大影響。此外還譯注了許多醫學著作,如《蒙藏合壁醫學》﹑《脈決》﹑《醫學四部基本理論》《藥五經》等。在獸醫方面,蒙古族也有重要貢獻。在歷算方面,蒙古族天文學家和數學家明安圖的貢獻比較突出。他前后在清朝欽天監工作了數十年,參加了《律歷淵源》、《歷象考成后編》﹑《儀象考成》三部天文歷法書的編纂工作。此外,還著有《割圜密率捷法》一書(后來由他的兒子和學生續完),是我國第一個用解析方法研究圓周率的人,在祖國數學發展史上做出了貢獻。他在近代地圖測繪方面也有極大成績,由于他兩次到新疆實地測量,才使我國第一幅用近代方法測繪的全國大地圖《皇輿全覽圖》得以全部完成。蒙古族研究數學并有著作留于后世的,還有清末的都倫(字郭甫)等。在清代欽天監中也還有不少蒙古族天文研究人員。此外在機械制造﹑兵器制造﹑毛織﹑建筑﹑水利等方面,蒙古族也有一定成就和貢獻。

  近代社會蒙古族在文化方面也做出了重要貢獻。蒙古族著名文學家尹湛納希的成就最為突出,《一層樓》、《泣紅亭》和歷史小說《青史演義》都是著名的文學作品。民歌中的《黑駿馬》、《嘎達梅林》等表現了蒙古族特有的民族生活和英雄人物。《沙格德爾的故事》是蒙古族文學寶庫中的一支奇葩,把蒙古民間諺語﹑比喻﹑民歌﹑好力寶﹑贊詞﹑祝詞等兼收并蓄,溶化在自己的詩歌里,以此作為向敵人進攻的銳利武器,深為蒙古族人民所喜愛。語言學、歷史學著作有《蒙文指要》、《蒙文要義大全》和《水晶鑒》等。

  

  從13世紀初蒙古族進入階級社會以來,直到鴉片戰爭前夕,其社會制度一直是封建領主制度,但不同時期社會組織的名稱出現過一定的變化。

  蒙古帝國建立前,畜牧業是蒙古族主要的經濟部門。牧民從事畜牧,逐水草進行四時遷徙。畜牧方式:或以“阿寅勒”(個別家族)單獨放牧,或以“古列延”形式組成一定規模的營盤進行集體游牧。所以,“阿寅勒”和“古列延”是最基本的生產和生活單位。“兀魯思”即部落是由或多或少的“阿寅勒”組成,在一定的“嫩禿黑”(牧地)上放牧,是蒙古的基本社會組織。其組織內部,有貴族、屬民、奴隸,貴族是統治階級,屬民和奴隸是被統治階級,奴隸的數量很少。

  大蒙古國建立后的蒙元時期,成吉思汗在蒙古草原推行千戶制,蒙古大汗是整個國家土地和人民的所有者,蒙古諸王因分封制度獲得自己的民戶和封地,世襲占有,并對其子孫進行家庭內的再分封。他們的領地和所屬民戶被合稱為愛馬,或投下。異姓封建主成為千戶長、百戶長,領地也可以世襲,但其職責是為貴族服務。元朝在蒙古草原地區雖設嶺北﹑遼陽﹑甘肅三行省和中書省進行管轄,但同時又實行了宗王出鎮漠北制度,蒙古草原繼續被分封給諸王和貴族功臣,故而部落仍然是草原上的基層組織,千戶則是部落的下屬單位。“阿寅勒”還是最基本的生產和生活單位,所有蒙古牧民都隸屬于某一個千戶、某一個宗王或那顏。

  明代,元朝統治勢力退往蒙古草原,恢復為單一游牧經濟的民族政權,其基層組織在前后兩個階段發生過重大變化。明弘治(1488-1505)以前,愛馬仍然是蒙古社會基本的社會組織,擁有愛馬的人不僅是大汗、諸王、公主、外戚和勛臣,還有很多官員。弘治以后,達延汗統一蒙古,擁有全部領地和屬民,高居權力頂峰,對子孫實行逐層分封,分封給諸子每人一個兀魯思(土綿、萬戶),諸子再把領地和屬民向自己的兒孫們分封,每人掌管一個鄂托克。這樣,汗廷(大蒙古國)--兀魯思(土綿、萬戶)--鄂托克就形成了金字塔式的封建等級制度。所以,明中后期,鄂托克取代了愛馬的名稱,成為蒙古社會組織的基層組織,也是蒙古最基本的軍事﹑行政和經濟單位。蒙古貴族、僧侶上層、異姓封建主是統治階級,而大部分平民、奴仆、一般的僧侶徒眾是被統治階級,是貴族剝削的對象。

  清代,清政府在蒙古地區實行盟旗制度。旗是蒙古地區基本軍事和行政單位,同時也是皇帝賜給旗內各級蒙古封建主的世襲領地。清政府任用蒙古貴族出任扎薩克,統領各旗。漠南蒙古49旗的扎薩克既處理旗內的行政、司法、賦稅等事務,也是一旗的最高軍事長官。漠北、漠西、青海等地的扎薩克沒有兵權,其軍隊由清政府派往各地的將軍、大臣及參贊大臣節制。除此之外的總管旗和喇嘛旗是清廷的直屬領地,不設扎薩克,不實行會盟,由政府委派總管進行管理。遇有重大事務,蒙古各旗會盟協商解決辦法,這就是會盟制度。漠南49旗由清廷分別指定若干旗分頭會盟。漠北和漠西地區仍以蒙古大部落為單位,單獨會盟。此盟旗制度一直延續到民國時期。會盟的主要任務是檢閱蒙古地區兵員數量、素質和軍備狀況。清前期,蒙古社會仍然是封建領主制社會,王公貴族和僧侶封建主是封建領主,阿勒巴圖、私屬民和奴仆是被統治者。清中期以后,隨著蒙古地區封閉性被打破,流民大量遷入,農業發展,封建的剝削方式開始盛行。農區出現地主和農民階級,牧區出現牧主和牧戶階級,他們之間的人身依附程度大大降低了。這些給蒙古社會帶來了階級關系的新變化。

(摘自《民族問題五種叢書》之《中國少數民族》卷)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快3和制图 时时计划软件 老时时彩360开奖数据 福建省体彩3l选7走势图 卖鸭头鸭脖子赚钱吗 北京pk10 4码倍投方案 复式6码二中二 扎金花可以强行开牌吗 北京pk10走势图 金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