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民族常識

民族常識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鷹城民族 > 民族常識
蒙古族 風俗文化
發布日期:2018-11-26
來源:民族科
閱讀: 50

風俗文化

蒙古族是中國北方古老的游牧民族,古代以畜牧業為主,兼營農業和手工業。現代社會,建立并發展了加工業和工業。畜牧業生產是蒙古族人民歷史上賴以生存發展的主要經濟生產方式,畜產品為其衣食之源,內蒙古大草原是他們活躍的歷史舞臺。

蒙古族的物質生活,具有獨特的民族風格。

蒙古族的服飾是受蒙古草原生活環境決定的。服飾中,長袍是蒙古族人民的傳統服飾,袍子肥大,不開叉。過去牧區的冬裝多為光板皮衣,也有以綢緞﹑棉布做衣面的;夏季一般穿布類;顏色一般愛用紅﹑黃﹑深藍色。冬季牧人放牧時可以暖身御寒,夏季可以防止蚊蟲叮咬。他們還喜歡用紅綠色綢緞作腰帶,并佩掛吃肉用的刀子,刀鞘裝飾十分漂亮。有的還掛著火鐮﹑鼻煙盒等。喜歡穿軟統牛皮靴子,長到膝蓋。這同樣是與牧區自然環境和常年流動在外的游牧生活特點相適應的。農區農民多穿布衣,有長袍(開叉)﹑棉衣﹑棉襖﹑襯衣﹑襯衫等,冬天多穿氈靴﹑靰鞡,穿高筒靴的少,也扎腰帶。男子喜戴藍﹑黑﹑褐色的帽子,也有用綢子把頭纏上的。女子都用紅﹑藍色的布把頭纏上,冬季和男人一樣戴上圓錐形的帽子。未婚女子把頭發從前方中間分開,扎上兩個發根﹑發根上面帶兩個大圓珠,發梢下垂,并用瑪瑙﹑珊瑚﹑碧玉等裝飾起來。現在,蒙古族服飾方面有了極大的變化。冬季無論男女都穿新潮的皮衣﹑羽絨服,既輕暖又美觀;夏季的穿著更是多種多樣,從服裝款式﹑用料和漢族基本一致。男子西裝革履,女子也多為西服和裙裝。只有在祭敖包或召開那達慕大會時,其主持者﹑參加歌舞表演的人和極少數與會者才會穿傳統服裝。

飲食受其經濟生產類型制約。牧區以牛﹑羊肉及奶食為主,以糧食﹑蔬菜為輔。奶品有奶豆腐、奶疙瘩﹑奶干﹑奶酪﹑奶油﹑酸奶等。早晨吃炒米喝奶茶,茶中加上酥油和少許青鹽,味道鮮美可口。中午和晚上多喜吃牛﹑羊肉。磚茶是牧民不可缺少的必需品,煮好后少加些鮮奶。牧民燒飯﹑煮茶的主要燃料是牛糞,火焰恰到好處。農村以糧食為主,奶食為輔。現在,經濟發展,人們的飲食結構改善了許多,除肉食外,各地冬夏都能吃到新鮮蔬菜。

居住也與其生產方式相適應。圓形蒙古包是蒙古族牧民傳統的居住工具,具有便于搬運﹑易于拆搭﹑抵抗風寒等特點,適于游牧生活。一般蒙古包高七﹑八尺,直徑丈余,以圓形圍壁“哈那”和傘形頂架“窩尼”組成。周圍和頂上覆以厚氈,用毛繩從四面縛起來。包頂中央有天井,用于通風與吸收陽光。部分牧區及半農半牧區使用土木結構的蒙古包,外形大體與氈包相同。有的在向陽處開著窗子,里面砌火炕,在伊盟(鄂爾多斯市)一帶稱“獨貴”,意為圓形。也有少數漢式磚房,多為王公府第和活佛、喇嘛、官員的住宅。農業區及半農半牧區常見的是二間或三間的平房,搭南北炕或東炕,同漢式房屋相仿。現在,隨著蒙古族游牧習俗向定點放牧或舍飼半舍飼轉變,蒙古族人民幾乎完全定居在磚瓦房或樓房里。只有在那些旅游區才能見到傳統意義上的蒙古包了。

過去,蒙古族在生產﹑生活中的交通工具和方式以騎馬為主,另外還有勒勒車。現在牧區多騎摩托車,或開吉普車放牧,很多牧民都擁有多臺生產和生活用的機動車。

蒙古族是一個非常熱情﹑好客﹑直率的民族,茫茫的草原上沒有旅店,但每一座蒙古包里的主人都會愉快地招待那些素不相識的客人,他們端出奶茶,斟上奶酒,煮上羊肉,或以歌勸酒,或敬獻哈達,熱誠招待客人。全家男女老少圍著客人坐下,問長問短,宛如自家人。告別的時候常送出很遠,指示路線,十分親切。

新中國成立前,蒙古族地區曾有過很多落后的婚姻習俗,如貴族一夫多妻﹑包辦婚姻﹑結婚前要由喇嘛念經或求神問卦﹑重聘禮﹑搶婚、收繼婚習俗等風俗。新中國成立后,他們嚴格實行一夫一妻制,青年男女都是自由戀愛,自主擇偶,絕大多數家長接受和同意孩子的選擇,父母前往女方家“征得同意”只是一種必要的程序。那些落后婚俗大部被廢除。

由于勞動力不足,也有一些家庭招婿入贅。新中國成立前,招婿在各地叫法和內容都有所不同。西部阿拉善旗叫“夫爾根阿卜那”(即招婿),一旦被招入贅就算家屬。經過一定時間后,岳父認為可以另過時,撥給一部分財產分居。東部蒙古名稱上叫“夫沁夫爾根”,即雇傭的女婿,表現為雇傭關系,不被認作是家屬。現代社會,那些男方家中兄弟較多,女方家中沒有男孩的家庭也會選擇從妻居的生活方式,但在社會和家庭中已經不再受到歧視。

新中國成立前,蒙古族的喪葬一般有火葬﹑土葬和野葬(也稱天葬)。西部牧區常見的是野葬。人死后將尸體放在木輪車上拉著跑,直到掉下來為止。尸體置于荒野,被狼或野鷹吃掉,死者的靈魂即可以升天堂。七天后,如果死者的尸體還在,被認為是不吉祥的,必須繼續請喇嘛念經﹑向喇嘛布施,替死者祈禱消災。火葬主要是上層喇嘛,土葬則多為王公貴族以及農區或半農牧區的蒙古人。新中國成立后,蒙古族野葬形式消失,完全改用土葬和火葬,其喪葬方式的選擇主要取決于自己家族的習慣。

蒙古族以家庭為基本的生產和消費單位,一般由夫妻和未成年子女組成。因其素有敬老習俗,家庭中輩分最高的男子為家長,掌握實權,丈夫地位高于妻子。牧區﹑半農半牧區略有不同,男子處理家庭大事時,一般須征得妻子的同意。兒子結婚后分居,另立門戶。通常是住在父母的蒙古包(現在大多為房屋)附近,共同走“敖特爾”(即游牧,現在是劃定區域放牧)。財產繼承上,一般是在子女結婚時一次性分配一定的家產,從此再沒有分配和繼承家產的機會。和父母一同生活并負責父母晚年生活的子女將是父母所有財產的最終繼承者。

很多蒙古族牧民酷愛鉆花煙鍋(煙斗),曾有“一個煙鍋換一只羊”之說。用五種金屬原料鉆成花﹑鳥﹑魚﹑獸等花紋圖案的煙鍋,再配上紅瑪瑙煙嘴和檀香木煙桿,不僅實用,還是十分精美的工藝品。

蒙古族重要節日有春節﹑興畜節和那達慕等。其中,那達慕是蒙古族最為盛大、影響廣泛的節日。

“那達慕”,系蒙古語“娛樂”或“游戲”的意思,每年7﹑8月牲畜肥壯的季節舉行。大會召開時,男女老少穿著節日盛裝,乘車騎馬,云集在碧綠豐美的草原。他們或參加比賽,或專程趕來參觀娛樂。素日寧靜的草原彩旗飄飄,人流涌動,牛羊歡叫,牧馬嘶鳴,頓時變成歡笑的海洋。傳統的那達慕大會上只舉行射箭﹑賽馬和摔跤的比賽;現代那達慕從內容和形式都有了很大的豐富和發展。除了傳統的男兒三藝——摔跤﹑賽馬、射箭比賽之外,還增添了其他體育競賽﹑文藝演出﹑圖片展覽﹑放映電影﹑交流生產經驗﹑篝火晚會等內容,同時開展經貿活動,進行物資交流,還要表彰勞動模范。那達慕這一古老的活動發展成為融文體﹑經貿﹑旅游于一體的草原盛會,煥發出新的活力。

那達慕大會上的摔跤比賽,最引人入勝的是民族式摔跤。臉色黝黑﹑身體魁偉的摔跤手上身穿著鑲有銅釘的黑色摔跤衣“昭德格”,下穿白色跤褲,腰系彩綢做成的圍裙,腳蹬蒙古靴或馬靴,袒胸露背,有的跤手還在脖子上圍著五彩繽紛的飾物“江戈”。當音樂響起的時候,跤手們跳著雄健的“鷹步”上場,對方的摔跤手也按著民族古老的傳統風格,揮舞雙臂,猶如雄鷹展翅,勇士們的搏斗開始了。

賽馬更需要有勇敢頑強的精神。自古以來,蒙古人民對馬就有特殊的感情,他們從小就在馬背上長大,都以自己擁有一匹快馬感到自豪。訓練烈馬﹑精騎善射是蒙古族牧民的絕技。賽馬比賽開始,騎手們一字排開,個個扎著彩色腰帶,頭纏彩巾,洋溢著青春的活力。賽馬的起點和終點插滿各種鮮艷的彩旗,四面八方聚來的人都匯集在起點和終點。只聽號角長鳴,騎手便紛紛飛身上鞍,揚鞭策馬,一時紅巾飛舞,如箭矢齊發。剎那間,好騎手就象飛箭一樣超過所有的對手,奔向終點,成為草原上最優秀的健兒。騎手與馬一般在馴馬的過程中都建立了默契的騎乘關系,只要騎手在很遠的地方打個呼哨,馬兒就會嘶鳴著飛奔而來。

現代社會,摔跤和賽馬在生活和生產中的作用相比之下削弱了許多,但作為蒙古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仍被保留下來。

蒙古族一向有“音樂民族”﹑“詩歌民族”之稱。河套地區流傳有這樣一句話:“河套的民歌牛毛多,唱了三年,唱了一支牛耳朵。”反映了內蒙古民歌之多。蒙古民歌可分為長短調兩種體裁,蒙古民歌充分反映出蒙古族人民質樸﹑爽朗﹑熱情﹑豪放的性格,聽了使人有置身蒙古草原之感。“好力寶”是內蒙古民間流傳很廣的一種演唱形式,有固定的曲調,唱詞是觸景生情的即興創作,深受群眾歡迎。另外還有“瑪哈塔勒(贊詞)”﹑“于熱勒(祝詞)”﹑“岱日勒其(對口唱)”﹑神話﹑童話、傳說﹑說書等內容和形式。

馬頭琴是蒙古人民最喜愛的民族樂器,因琴桿上端雕一個精致的馬頭而得名。最早的馬頭琴稱為“奚琴”或“胡琴”,起源于東胡的“奚”(即庫莫奚),清末稱作“潮爾”。演奏形式多半是獨奏,或是自拉自唱。馬頭琴拉出來的聲音遼闊低沉,悠揚動聽,仿佛把人們帶進茫茫無邊的草原。

蒙古族舞蹈久負盛名,傳統舞蹈有馬刀舞﹑筷子﹑安代﹑馴馬手、小青馬等。通過草原馬上生活提煉而成的馬舞,造型挺拔豪邁,步伐灑脫輕盈,在一揮手、一揚鞭、一騰跳之間,都使人感到駿馬的縱越和蒙古人民剽悍﹑勇敢的性格,具有濃郁的民族特色。

薩滿教和藏傳佛教是蒙古族信仰的主要宗教。

薩滿教是蒙古族古老的宗教信仰。蒙古族的祭天﹑祭山﹑祭祖﹑祭火﹑祭敖包﹑祭石﹑祭河﹑祭樹﹑圖騰祭祀等都屬于薩滿教的范疇。雖然明代以來,在蒙古族民眾中廣泛傳播的藏傳佛教極大地沖擊了薩滿教,但藏傳佛教的傳播也不得不吸收和融合了很多薩滿教的形式和內容,所以今天蒙古族的信仰習俗中仍有很多薩滿教的成分。

藏傳佛教很早就傳入蒙古地區,是蒙古族主要信仰的宗教。從13世紀元朝開始,蒙古封建統治階級的宮廷中改信紅派藏傳佛教,但廣大牧民仍信薩滿教。從16世紀后半葉,許多王公貴族開始接受藏傳佛教格魯派,并積極在牧民中傳播。清代,特別是乾隆以后,對藏傳佛教更采取全面保護和獎勵政策。清廷不僅鼓勵各盟旗興修大批寺廟,而且由皇帝親自敕建廟宇,對僧侶上層給予各種優待,授予各種尊貴名號和職銜。于是僧侶上層便形成了一個與世俗封建主并存的龐大僧侶封建主集團。他們不僅統治人們的思想,而且占有大量的土地﹑牲畜,和世俗封建主結合在一起,控制當地的政治和經濟生活。甚至深刻影響著蒙古人的日常生活,如移營﹑嫁娶﹑生老病死等都由喇嘛卜兇問吉,解脫超度。喇嘛不娶妻室,不參加社會生產,青少年多被封建王朝鼓勵離家當喇嘛。在明﹑清數百年間,蒙古族僧侶人口逐漸增加,幾達全蒙古族人口的1/3。以如此龐大的人口脫離生產,杜絕生育,對蒙古族的社會生產和人口增殖都造成嚴重后果。另一方面,隨著藏傳佛教的傳播,喇嘛中的學者,如醫生﹑著述家﹑畫家等以及廣大僧侶對蒙藏之間的文化交流也起到了一定作用。明清兩代建設了很多喇嘛廟,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的百靈廟﹑新巴爾虎左旗的甘珠爾廟﹑固陽縣的五當召﹑錫林浩特的貝子廟﹑土默特右旗的美岱召等都是著名的大寺廟。

除薩滿教和藏傳佛教之外,歷史上蒙古族還信仰過基督教﹑伊斯蘭教﹑道教﹑猶太教和摩尼教等。現在仍有少量的人口信仰基督教和伊斯蘭教。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太仓股票配资 广西快3注册 中国联通股票行情 pk10走势图分析教程 时时彩后三大底稳赚 浙江快乐12选5软件下载 有什么可以工作之余赚钱的工作室 pk10稳赚qq群 福彩3d杀八个跨 黑红梅方打几门比较好